国际经济

主页 > 财经 > 国际经济 > 年轻富豪扎克伯格发表万字公开信 他或有新计划?

年轻富豪扎克伯格发表万字公开信 他或有新计划?

时间:2017-02-19 16:55 来源:未知 编辑:微观

扎克伯格发表万字公开信 他又有什么计划?

扎克伯格

扎克伯格发表万字公开信,这次他又有什么雄心勃勃的计划

陈一心 叶坤铠 编译

【编者按】

才许下“今年要走遍美国”愿景的Facebook(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2月16日再次以一封洋洋洒洒万字(英文近6000字)公开信吸聚全世界的眼球。

扎克伯格在自己的Facebook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阐述了他对Facebook要建立的世界愿景——建立全球化社区。他在这封公开信中谈到了各种全球性问题,包括恐怖主义、气候变化以及流行疾病等。很多人指责Facebook的假新闻影响了舆论和现实中的政治,让世界有可能走向极端。扎克伯格在公开信中承认这些问题,并且谈到Facebook为消除质疑所做的努力。

和他以往的公开信一样,扎克伯格更多的是谈论拯救世界,而不是社交媒体本身。

以下为公开信全文:

亲爱的Facebook用户们:

为了将世界连点成线,我们一直将重心放在产品的开发与业务的更新换代上。然而,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我们必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这个新世界是否符合我们的愿景?

历史讲述了人类是如何聚沙成塔——从部落到城市到国家。基础设施的一步步完善,社区、媒体以及政府的出现将人力聚合,解决那些凭一己之力无法完成的事。

现在,人类历史的发展进入了深水区。全球化将繁荣与自由撒向四方,让和平与理解生根发芽,使人们脱贫致富、科学快速发展,无疑是我们的最大机遇。同时,最大的挑战也来自于全球化。反恐行动、应对气候变化、消除流行疾病需要广泛全球响应。光一座城或一个国家的人是不够的,以全球规模进行的号召才能推动我们向下一个阶段前进。

这一点至关重要,Facebook旨在拉近人与人的距离并构建全球化社区,这一初衷并未受到质疑。每一年,世界变得越来越小,全球化呈不可阻挡之势。然而,被全球化所抛弃的世民数不胜数,反对地球村的呼声高涨。问题接踵而来,质问是否所有人都能从全球化中受益,前方的路是平坦开阔还是荆棘遍地。

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开始反思,怎样才能塑造Facebook最积极的形象与影响力。我想起了我最喜欢的一句科技名言:“我们常对未来两年好高骛远,对未来十年却鼠目寸光。”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全球化社区亦不是。眼下我们Facebook能做的,就是为地球村打下坚实的地基,从而造福全世界。

在过去的10年里,Facebook将友谊与亲情的连结摆在了第一位。在此背景下,下一步便是构建起社区的基础设施——提供支持、保证安全、灵通消息、提高社政参与度以及收纳所有不同声音。

社区建造的工程量大过于开创任何一个组织或公司,但Facebook能做的贡献在于对以下五个问题的回答:

如何建立一个互帮互助的社区来增强团体间的联系且防止社员的流失?

如何建立一个安全性高的社区,在危机来临之际能帮助解决并重建从而能防患于未然?

如何建立一个消息灵通的社区,将世界的不同声音呈现给我们并彼此打造理解与包容的空间?

如何建立一个参与度高的社区,改变当今投票参与基数过不了半的局面?

在没有前车之鉴的情况下,如何建立一个海纳百川的社区来为人们共同的价值观与人性提供全球化规模的共享?

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行列中,为构建地球村打下坚实的基础。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不是Facebook,但我们能为其添砖加瓦。

我们的工作就是将Facebook的积极影响最大化,同时缓解由科技和社交媒体导致的人际生疏与冷漠。Facebook在进步,我们也在不断学习和充电。我们扛得起肩上的担子。现在,我来说说Facebook在全球社区建设中扮演的角色。

互帮互助的社区

扎克伯格发表万字公开信 他又有什么计划?

当地时间2016年9月21日,美国旧金山,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召开发布会,宣布将投放30亿美元研究医疗。

人人受益的全球化社区,始于数百万小社区的建设,和个人处于情感、精神需求所维持的亲密关系。

无论是教堂、球队、联盟或其他团体,都从中扮演着社会基础设施的角色。他们给予我们目标和希望,道德认同感,归属感,言传身教与谆谆教诲,安全感,价值观、道德准绳和责任感,聚会、礼拜和交友的机会,及闲暇的消遣。

在社会中,我们皆是初级群体的成员,亦是次级群体关系的组成部分。良性运转的社会关系由多层次的次级群体关系组成。“社交网络”一词来源于对我们身边志趣相投群体的描述。然而,在过去的几十年间,维系地方间社区的基础纽带大大削弱。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一些地区出现了高达25%的人员流失,从而导致许多关系网的破裂。

随着调查研究的深入,这样的现象呈现出人们对于未来的消极情绪。这其中,难题除了来自于经济基础,亦出自社会问题——缺乏归属感以及使命感。一位牧师告诉我:“人们很不安。许多过去的痕迹被抹除得一干二净。”线上社区是一个闪光点,我们可以借此增强现实中的人际关系,使人在线上线下变得更亲近彼此。线上交友也因此巩固了社会基础和社区稳定,并促成新社区的形成。

一位名叫克里斯蒂娜的妇女被诊断出患有罕见的表皮分解性水疱症——现在她是全球2400名患者中的一员,从而不需独自承受。一位名叫马特的单身爸爸独自抚养2个儿子,他所创的Black Fathers组织建立了一个平台供其他爸爸交流经验并互相鼓励。 在圣迭戈,超过4000名军人家庭成员组成一个团体,得以结识有相同背景的不同家庭。除了线上互动,社区还举行联欢会、晚宴,在日常生活中互帮互助。

我们最近发现在Facebook上超过1亿人所在的群组“意义非凡”。加入后,这些群组便迅速甩开其他群组,成为能提供线上交流亦能提供实际支持的朋友圈。例如,很多新为人父母的人告诉我们,有了孩子后就会出于此目的加入家长群。

对于这样的群体来说,Facebook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平台。超过一亿的人是Facebook的活跃用户,但大多不是自己选择群体加入——朋友会发来邀请,Facebook也会为他们筛选。如果我们能准确合适定位用户的群体并帮一亿多的人找到属于他们自己的天地,就能增强宏观的社交网络。

在此之后,我们将着重研究根据这些“意义非凡”群体得出的匹配结果来衡量Facebook的进步空间。这不仅让人们寻找到属于自己现成的群体,还能让很多人带头创建人性化的社区。

成功的社区背后都有一个时刻跟进的领导者,线上线下皆是如此。在柏林,一名叫莫尼斯·布哈里的男子所创群体旨在帮助难民寻求职业与住所。今日,Facebook的群组管理功能相对简单。我们计划在未来发展更多的功能来促成像莫尼斯这样的群体领袖,就像我们在Pages上所做的。

由于多数圈子下分为许多子社区,新功能的开发变得明确且必要。例如,学校不只是单一维度的社区,而是由班级、宿舍和学生团体等多层次群体组成。正如社会是很多社区所组成的一样,每个社区也是由许多小团体构成。为支持子社区,我们将扩大团体的数量与规模。

许多行为带有组建社区功能。观看喜爱球队的比赛、追连续剧、阅读喜爱的书报、打游戏等活动不仅娱乐身心,更是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交往的基础。我们可以有选择地参与其中来增强与社会的联系,而非被动地接受一切。

我们旨在增强现存群体间成员的联系,在虚拟与现实世界不断构建新的社区,并打破传统社区的地缘限制。与此同时,除了线上的紧密互动,我们也通过拉近彼此距离,巩固了线下人际关系。

社会的美好与否取决于社区对于其成员个人、情感以及精神诉求考虑得周到与否。在这个传统人际关系岌岌可危的时候,Facebook通过基础群体的发展来重塑社会关系纽带。

安全的社区

扎克伯格发表万字公开信 他又有什么计划?

扎克伯格出席APEC峰会。

随着社区安全问题被摆上台面,真实性问题也浮上水面。Facebook的成功不仅仅是建立在我们能否及时捕捉热门视频并分享扩散。它的使命在于建立起一个充满安全感的社区——保护用户权益不受侵害,及时修复危机并重塑信任。

今天的安全威胁逐渐全球化,但平台建设还没到该规模。反恐问题、健康危机、疾病、难民危机、气候变化都需要听到来自不同地区不同纬度的声音。孤军奋战是无法想象的。病毒在一个国家爆发势必扩散到另一个国家。难民危机始于一个地区势必波及其大陆。区域的环境污染将影响全世界。人类目前是无法解决这些问题的。

许多致力于此的人们加入了非营利组织,但这个市场通常无法给予足够多的资金来完成必要的基建。我一直希望有更多的组织加入其中,运用科技来保障健康与安全。然而,基建完成度令人诧异,许多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现在我们面临一个机遇来改善这些问题,而Facebook将投资尽可能多的资源在此建设上。

在一些问题上,Facebook社区用一种独特的方式在参与危机处理、解决与预防。这是因为其所通过互联网传递的信息量之巨大,和跨越空间传播信息的快速性,以及人们在使用过程中对其建立的信任与依赖。

针对危机预防,我们完善相应的设施来帮助用户防患于未然。当有人意图自杀或者伤害他人,Facebook的危机防范措施将启动并给予挽救的机会。当小孩走丢了,通知便会传递到所有用户手上——数不清的孩子因此得以平安回到父母身边。在意识到Facebook可以做到的事情后,我们及时开展了与公共安全部门的合作。在未来,它甚至可以做到精神健康、疾病或是犯罪行为的预警。

针对危机处理,我们开发了像“安全检查”的功能来让用户的朋友知道彼此的安全、健康与否。“安全检查”近两年被激活了近500次,并帮助家人朋友给彼此报了上亿次的平安。当有疾病爆发,政府通常告诉我们要确保该国家范围内用户的“安全检查”功能已开启。但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近期我们增加了能够在紧急情况下寻找和提供庇护所、食物和其他资源的功能。久而久之,Facebook社区足以在战时和多种紧张局势下启动应急预案与提供帮助。

在危机之后的重建工作中,我们已经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集体行动机制。几年前,当尼泊尔发生强震后,Facebook社区筹集了1500万美元资金,帮助灾区民众重建家园,这是我们史上最大规模的众筹救灾努力。奥兰多夜总会发生枪击事件后,各地人们组织献血,帮助他们未曾谋面的受害者。与之相似,我们已经开发新功能以便数以百万计的人们能够捐献器官,以挽救其他人的生命。

在未来,我们能够确保人们安全的最大机遇之一就是采用人工智能,更快、更精确地了解整个社区发生的事情。

每天,我们的服务需要处理数十亿份贴文、评论以及信息,由于不可能对所有信息都进行审核,我们只能审核那些人工智能提交的内容。一些悲剧——如自杀,有些甚至直播——如果有其他用户意识到什么并及时报告,或许就能挽救一条性命。每天都有无数欺凌和骚扰事件,我们的团队必须保持警惕,并尽快提供帮助。这些经历意味着,我们必须找到更好的方法。

人工智能能帮助提供一个更好的办法。我们在研究一些系统,它们能在看过照片和视频后标出我们团队应该审核的内容。这些系统仍处于开发早期,但我们已经用它测试了一些内容,它已经能给为社区审核内容的团队生成所有报告的三分之一。

这些系统仍有待许多年来完善。现在,我们开始探索利用人工智能区分与恐怖主义有关的新闻和恐怖分子的宣传,以便于我们能够迅速删除任何试图利用我们的服务为恐怖组织招募新人的内容。从技术上,这是很困难的,因为它要求建立能够阅读和理解新闻的人工智能,但我们会继续努力攻克它,以帮助对抗全球的恐怖主义。

当我们讨论确保社区安全时,强调确保民众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保护个人安全与自由。我们强烈支持加密技术,并已经将加密技术引入世界上最大的信息平台——WhatsApp和Messenger。确保我们的社区安全不能侵犯隐私。由于正在WhatsApp中建立端对端加密功能,我们已经将垃圾和恶意内容减少了75%。

在我们的前行之路上,认识到全球社区需要社会基础设施,以帮助我们避开来自全球的威胁。在预防灾难、危机提供帮助和灾后重建中,我们的社区正处于独一无二的位置。确保全球社区安全是我们使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将来我们衡量自己取得进步的重要指标。

知情社区

扎克伯格发表万字公开信 他又有什么计划?

扎克伯格体验虚拟现实设备。

任何社区的目标都是把人们聚集起来,做一些我们单独做不了的事。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各种方式来分享新想法,并且达成足够的共识来真正地进行合作。

对公共话语而言,赋予每个人话语权一直都是一股非常积极的力量,因为这会增加共享想法的多样性。但是去年一年已经表明,这也可能会使我们共享的现实感支离破碎。我们的责任是扩大积极的影响,减少消极的影响,以继续增加多样性,同时强化我们的共识,这样,我们的社区就能给世界产生最大的积极影响。

过去这年两个被讨论得最多的问题就是我们所见到的观点的多样性(过滤器泡沫)和信息的准确性(假新闻)。我对这两点感到担忧。我们已经对它们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但我也担心围绕哗众取宠和两极分化会有更强大的影响,我们必须减少这种会导致共识缺失的影响。

相比起传统媒体,社会媒体已经提供了更多样化的观点,即使我们的大多数朋友喜欢我们,我们都知道有着不同兴趣、信仰和背景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和从两三个电视台了解新闻或者一直读一份社论亘古不变的报纸相比,我们的Facebook网络会向我们展示更多样化的内容。

但我们的目标必须是帮助人们了解事件全貌,而并非只是两方的观点。我们这么做的时候必须小心谨慎。研究表明,一些最明显的观点,比如从相反的角度给人们看一篇文章,实际上是通过将其他观点视为异端而加深两极分化。一个更有效的办法是给人们展示一系列观点,让他们看看自己的观点处在什么位置,并得出他们自认为正确的结论。时间一长,我们的社区会分辨出那些提供了完整观点的来源,这样内容自然而然就会浮出水面。

信息的准确性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知道,Facebook上有时会有误报甚至彻彻底底的骗局,而我们对此会严肃处理。我们以打击垃圾信息的方式来打击骗局,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我们要做的还有更多。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进,因为骗局、讽刺和观点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在一个自由社会,即使其他人觉得错了,人们仍有分享自己的观点的权利,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我们的解决方法会减少对于禁止误报的关注,而增加对额外观点和信息表达的关注,包括会有事实核查人员质疑某一条目的准确性。

我们在信息多样化和误报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更关注的是哗众取宠和两极分化的影响,以及建立共识的想法。

社会媒体是一种短形式的媒介,共振信息会被放大很多倍。这就鼓励了信息的简洁性,抑制了信息的微妙性。最好的情况是,社会媒体会关注信息,并给人们展示不同的观点;最坏的情况是,社会媒体过分简化了重要的主题,并将我们推向极端。

两极分化存在于话语的各个领域,不只是社会媒体。它出现在所有的团体和社区中,包括公司、课堂和陪审团中,而且通常与政治无关。比如在科技圈,围绕人工智能的讨论被过度简化为散布生存恐慌的言论。其危害在于,哗众取宠使人们远离平衡的微妙观点,走向极端。

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我们会失去共识,那么就算我们铲除了所有的误报,人们仍会只强调不同的事实来适应他们两极分化的观点。这就是我如此担忧媒体哗众取宠的原因。

幸运的是,我们可以采取明确的措施来纠正这些影响。比如,我们注意到人们会不看内容,光凭一条哗众取宠的标题就分享文章。通常,如果你读完一篇文章后分享的可能性变小了,那说明标题确实很哗众取宠。如果你在读完之后更可能分享故事文章,那通常说明内容是好的、有深度的。我们最近开始通过对内容进行这样的考虑,来减少News Feed中哗众取宠的现象,并且更进一步来说,这些信号能让我们分辨出出版商是不是在哗众取宠。我们已经采取了很多类似措施,也会继续采取措施减少哗众取宠的现象,帮助构建一个更知情的社区。

研究显示,完善交流的最佳方式可能源于以完整的人的身份而非只是观点互相了解彼此,这可能是Facebook最适合去做的。如果我们能与人们交流我们的共同点——体育队伍、电视节目、兴趣爱好等等——那我们更容易就我们的分歧进行对话。我们能把这件事做好的时候,我们就会让几十亿人能够分享新观点并减少新媒体带来的不必要的影响。

强大的新闻产业对于建设知情社区也是至关重要的。光给人们话语权是不够的,还需要人们致力于挖掘新信息并对其进行分析。我们必须做更多的工作来支持新闻产业,保证这一重要的社会功能是可持续的——从扩大本地新闻的影响,到开发最适合移动设备的格式,再到完善新闻组织所依赖的商业模式的范围。

把每个人都接入互联网对于建设知情社区也是必要的。对世上大多数人来说,争论焦点不在于公共话语的质量,而是他们是否能接触到他们需要的基本信息,这些信息通常都与卫生、教育和工作有关。

最后,我想强调,Facebook上的绝大多数对话都是社交性的,而非意识形态方面的。这些人是分享笑话的朋友,是在不同城市保持联络的家人。他们是找到组织的人,不论他们是抚养孩子的新晋父母还是被诊断为患上同一种病的病人。有时这是为了乐趣,人们围绕宗教或体育走到了一起。有时是为了生存,比如互相通风寻找避难所的难民。

不论你身处何种情况,当你进入我们的社区时,我们的承诺就是继续改进我们的手段,赋予你分享自己体验的权利。通过增加我们想法的多样性、强化我们的共识,我们的社区能给世界带来最大的积极影响。

民事社区

扎克伯格发表万字公开信 他又有什么计划?

当地时间2016年2月25日,德国柏林,扎克伯格在当地与保镖一起慢跑。

只有我们参与到民事进程中并参与自我管理时,我们的社会才能反映我们的集体价值观。有两种社会基础设施是必须建立的:

第一种是鼓励人们参与现有的政治进程:投票、参与解决问题和代表大众、大胆发声,有时还需要组织活动。只有通过更大的参与我们才能保证这些政治进程反映了我们的价值观。

第二种是为全球公民建立一个新的进程,让他们参与集体决策。我们的世界比以往联系更为紧密,我们面临着超越国家边界的全球性问题。作为最大的全球性社区,Facebook可以探索如何以如此庞大的规模进行社区管理。

在现有的政治进程中,民事参与的出发点是支持全世界各地的投票。令人震惊的是,只有大约半数的美国人有资格参加大选投票。与其他国家相比,这个数字偏低,但是民主在很多国家正在退化,全世界各地有很大的机会鼓励民事参与。

在去年的美国大选中,我们帮助了超过两百万人登记并进行投票。这是历史上鼓励人们投票的最大规模的努力之一,比美国两大政党加起来的规模还要大。在世界各地的每一次选举中,我们都持续改进我们的手段来帮助更多的人登记并投票,我们希望最终能让世界上每个民主国家的更多公民参与大选投票。

地方民事参与和国家民事参与一样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今天,我们多数人都不知道我们的地方代表是谁,但很多影响我们生活的政策都是地方性的,这也是我们的参与能产生最大影响的地方。研究表明,阅读地方新闻与地方民事参与度直接挂钩,这表明建立知情社区、支持性的地方社区和民事社区都是密切相关的。

除了投票,最大的机遇就是帮助人们参与到解决和他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问题中来,而不是每隔几年去投票箱投票。我们可以帮助在人民和当选领导人之间建立起直接对话和责任关系。在印度,总理莫迪要求各部长在Facebook上分享他们的会见记录和信息,这样他们就能听取来自民众的直接反馈。在肯尼亚,整个村庄都一起加入WhatsApp群组,包括他们的代表。在世界各地的竞选中——从印度和印尼到欧洲和美国——我们看到,通常在Facebook上有最多活跃关注人数的候选人会胜出。就如同电视成为20世纪60年代民众交流的主要媒介,社会媒体正在成为21世纪的主要媒介。

这给我们创造了一个与各个层面的代表联系起来的机会。在过去几个月中,我们已经通过用简单的鼠标点击就与代表建立联系的方式帮助了我们的社区,让民众与代表之间的联系翻了一倍。当我们互联起来后,我们就能直接参与评论,获得信息。比如,在冰岛,在群组讨论中标记政治家是很常见的,这样他们就能把社区问题带进国会。

有时,人们必须发声来说明他们认为什么是对的。从解放广场到茶党,我们的社区用我们的基础设施组织起了针对事件和团体的示威游行。每天,人们都会用他们的话语权分享他们的观点,这些观点又传播到了世界各地,发展成为了各种运动。“女性运动”就是一个例子,当时一位能上网的老奶奶写了一篇帖子,促使她的朋友组织起了一项Facebook活动,最终演变成了数百万人在世界各地的城市中游行。

赋予人们话语权是我们社区从一开始就承诺的原则。随着我们展望未来,为了全球社区建立社会基础设施时,我们会努力开发新的手段来鼓励有想法的民事参与。赋予我们使用话语权的权利只会变得愈加重要。

包容社区

扎克伯格发表万字公开信 他又有什么计划?

扎克伯格与妻子和女儿。

构建一个包容的全球社区需要为全球公民建立一个新的进程,让他们参与到社区管理中来。我希望我们能探索出如何在如此的规模下进行集体决策。

Facebook不只是科技或媒体,而是人的社区。这意味着我们需要能反映我们集体价值观的社区标准来规定什么是被允许的,而什么又不是。

在过去一年中,我们面临的问题的复杂性已经超出了社区管理的现有进程。我们看到了数次错误删除有新闻价值的视频的情况,包括了关于Black Lives Matter、警察暴力、越南战争名照“战争恐怖”等的视频。在政治辩论中,我们能看到这种错误分类导致的憎恨言论朝着两个方向发展:删除本应留下的账号和内容,和留下本该被删除的充满憎恨的内容。最近,该问题的数量和其文化重要性都有所增加。

这对我来说很痛苦,因为我经常赞同那些批评我们犯了错的人。这些错误几乎从来都不是由于我们坚守与社区不同的意识形态,而是由于操作衡量的问题。我们社区标准的指导思想是要试图去反映我们社区的文化规范。在受到怀疑时,我们总会倾向于给人们分享更多信息的权利。

我们看到的这些问题数量增加有几个原因:文化规范在变化,世界各地的文化都不尽相同,人们对于不同的事物非常敏感。

首先,我们社区正在进化——从最初把我们和家人朋友联系起来到如今成为新闻和公共话语的来源。随着这一文化转变,我们的社区标准必须随着改变,允许更多有新闻价值和历史价值的内容,就算有些具有争议性。比如,某人死亡的极度暴力视频以前可能会被记为“令人感到不适”并被删除。然而现在,我们用Live去捕捉新闻,我们发布视频抗议暴力,我们的标准也必须与之适应。类似的,以前一张儿童裸体的照片即使出于好意也一定会被删除,但我们现在改变了我们的标准,允许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内容出现,比如“战争恐怖”这种照片。

第二,我们的社区跨越了许多国家和文化,每个地区的文化规范都是不同的。我们完全不必惊讶,欧洲人会更常批评删除裸体照片的行为,因为欧洲文化对于裸体的接受度高于很多中东和亚洲社区。对一个超过20亿人的社区来说,只用一套标准来管理整个社区就不太可行了,所以我们需要向着一套包含更多地方管理的体系发展。

第三,即使在一种特定文化中,我们对于我们想看的和反对的东西也有不同看法。我可能可以接受更多政治言论,但并不想看任何有性暗示的东西,而你可能可以接受裸体但是并不想看到攻击性的言论。类似的,你可能想要分享一个暴力的视频来进行抗议,但却丝毫没有担心会打扰到不想看它的朋友。正如看到令人反感的内容是一种糟糕的体验那样,有人告诉我们不得分享我们认为重要的东西同样也是很糟糕的体验。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向着一套个人控制体验的系统发展。

第四,我们经营的规模非常大,即使一小部分错误也可能导致许多人的糟糕体验。我们每个月要回顾大约1亿份内容,即使我们的评审员在99%的情况下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也依然会有数以百万计的错误。任何体系都会存在某些错误,但我相信我们可以比今天做得更好。

我去年花了很长时间反思我们如何能改进我们的社区管理。我身在加州,并不是个能最好地反映全世界文化规范的地方。相反,我们需要一套系统,能让我们所有人为建立标准出力。尽管这套系统还没完全开发好,但我想分享一下其工作原理。

指导方针是,社区标准应该反映我们社区的文化规范,每个人都应该对其尽可能少地反感,并且每个人都应能分享他们想要分享的东西,同时尽可能少地告知他们不能分享他们想分享的东西。这种方法要与创建大型民主进程结合在一起来决定标准,由人工智能帮助强制执行。

这个想法是要给社区里的每个人提供选择,他们想给自己设定怎样的政策内容?你对裸体的底线在哪?对暴力、图片内容、亵渎的底线又在哪?你的决定会成为你个人的设定,我们会定期问你这些问题来加强参与,所以你不用到处找这些问题。对那些没有做出决定的人来说,默认设定将会与所在地区大多数人的选择相同,就像公投一样。当然你可以随时随意更新你的个人设定。

有了更广泛的控制,内容只有在超过最宽松的选项限制时才会被删除。在这个范围内,内容就不会显示给在个人设定中表明不想看的人,或至少他们会先得到一条警告。尽管我们仍会根据社区标准和地方法律屏蔽内容,我们所希望的是这套个人控制和民主投票的系统能将可分享内容的限制降到最低。

值得一提的是,人工智能的重大进步要求理解文本、照片和视频来决定其是否含有憎恨言论、图片暴力、性暴露等内容。按照我们目前研究的速度,我们希望能在2017年开始处理部分案例,其他的可能还要再等几年。

总体而言,使社区管理与社区的复杂程度和社区民众的需求相得益彰是很重要的。我们承诺将做得更好,即使这将包括建立一个全球投票系统来给你更多的话语权和控制权。我们希望这个模型能给全球社区在其他方面的集体决策提供一个范例。

在我们的全球社区的发展过程中,目前是一个重要的时期,我们世界上很多人都在反思我们如何才能产生最大的积极影响。

历史上已经有过好多类似今天的重要时期。随着我们完成了从部落到城市到国家的飞跃,我们总要建立像社区、媒体和政府这样的社会基础设施,让我们茁壮成长并进入下一个阶段。在每一步中,我们学会了如何团结一致解决我们的挑战,完成比我们个人所能完成的更伟大的事业。我们曾经做到过,我们还会再次成功。

我想起来林肯总统在美国内战期间说的话:“我们只有团结才能成功。这不是‘我们能不能有更美好的想象?’而是‘我们能不能做得更好?’过去安逸的教条不能适应当今的暴风骤雨。我们面前堆着重重困难,我们必须随之而起。因为我们面对着的是全新的情况,我们必须重新思考,重新行动。”

我们有很多人都支持把人们和世界联系到一起。我希望我们能着眼于未来,建立新的社会基础设施,创造一个我们世世代代都能幸福生活的世界。

很荣幸能与你们一起踏上这段旅程,感谢你们成为这个社区的一员,感谢你们为了让这个世界更开放互联所做出的贡献。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