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家生物制药企业的董事长,张先生自然懂得切断传播途径的重要性。

大年初二,看着新闻上不断攀升的确诊病例数,他急忙召集全家,开了一场家庭会议。“人口太密集的地方不安全,这种情况我们要找个人比较少、空气好的地方,同时生活配套、医疗配套都要能跟上。”

他指的就是位于广州从化,去年刚在那买下一套别墅的从都国际庄园。

位于广州从化的从都国际庄园。

 

一次重要的决定

“我是学医的,其实早在12月,就陆续听到一些疫情的消息。直到大年初二,广东的病例开始多了起来,我们就想找一个安全些的地方住下。”

经过一场简单的家庭会议之后,尽管张先生在从都买的别墅要到今年年底才收楼,但深谙传染病规律的他,还是决定带上一大家子,来到从都的庄园酒店居住。很显然,低至0.2的容积率,不是其他地方可以找到的。

无独有偶,一个在全球拥有8栋别墅的家庭,在两天前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腊月二十九,在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后,掌管着一家大型企业的黄先生,从成都起飞,降落在广州。当晚,他与香港回来的孩子们,一起齐聚在从都的庄园别墅内。

“在加拿大,在中国的三亚、成都都有,我家里人在全球一共有8套别墅,但每次过年我都回从都。”

黄先生家在全球拥有8套别墅,但已经连续四年在从都过年。

 

对生活环境很有讲究的黄先生,甚至亲自拿仪器测过自己几处别墅的负离子含量,“从都的负离子含量是最高的,比我三亚别墅那里还要高。三亚的别墅我四年没去过了,都是管家在那里住。”

自从2016年买下从都庄园别墅后,他已经连续四年在这里度过春节。黄先生对从都的喜爱,也打动了很多人。2020年春节,他本已邀约全国各地的30多位挚友一起来从都过年。没想到疫情突发,他便与妻子儿孙们一起细细感受了庄园生活的健康和静谧。

房子的免疫力

就像健康,往往到了失去的时候,才会倍感珍惜。在这次疫情蔓延之际,除了人体自身的免疫力,人们终于开始关注到了房子的“免疫力”。

过去的一个多月来,黄先生早上都是被鸟叫声唤醒。刚坐到客厅,耳边就传来妻子的话“走,散步去”。

很显然,相较于市区人们因疫情无法下楼,居住在这座位于北回归线23度上耗资80亿雕琢出的庄园中,生活并没有被改变太多。清新的空气、稀少的人群,凤凰山脚下的漫步道,足够让他们徜徉。

从都国际庄园被视为拥有极高的“免疫力”。

 

当然,环境并不是一所高“防疫力”房子的唯一指标。

几乎每一天,黄先生、张先生等人都会到从都的高尔夫球场挥上几杆。偶尔,又会相约到从都博物馆看看。心情好的时候,接到管家送来的新鲜食材,他们还会亲自下厨做一顿晚餐。睡觉前,再泡一泡私家花园里的含氡温泉。

“以前都是过来度假,这次因为疫情,一下住了一个多月了。感觉生活完全没有被影响,要说最大的变化,那就是我的上网水平大大提升了,因为要线上办公;另外高尔夫球技术也大大进步了。”在张先生看来,来到从都度过疫情这段时间,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而黄先生坦言,经过这一次常住,他和妻子都更深刻“认识”了从都,并且决定等退休后就搬到从都来常住。

确实,在房地产行业,一直流行着“二八”原则,即用20%的配套,搭售80%的可销售物业。这也就意味着,80%可售物业的业主们,需要去瓜分这仅有的20%配套。

然而在从都,这个比例正好相反。早期已经投入80亿元打造配套,成熟运营8年的这座庄园,却一共只有百来套的可售物业。

显而易见,正是因为这样的配比,让从都庄园别墅,成为了“免疫力”最高的房子。而从都内含的国际健康管理中心,更是给房子的“免疫力”托底。

从都国际庄园只有百来套可售的庄园温泉别墅。

 

企业家的选择

2020年的春节,在距离广州白云机场50分钟的从都,迎来了一批又一批的业主回家。与黄先生、张先生一样,往常只是来度假的他们,这次都选择到此常住。

正如人们在危急时刻首先想到的那一个人,面临危险时想起的第一套房子,自然有其特殊含义。此时此刻,房子的意义,早已超过房子本身。

“这次疫情期间,是从都庄园别墅入住率最高的时候。”从都物业管理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疫情爆发之后,很多业主不远千里从世界各地回到了从都。很显然,坐落于广州从化凤凰山下的这座庄园,成了这些成功企业家们在重要时刻的第一选择。

在这次疫情期间,从都庄园温泉别墅的入住率大大提升。

 

记得英国查兹沃斯庄园的主人十二世德文郡公爵,将庄园形容成一块“很大的画布”。而在从都国际庄园这张巨大的画布上,“画家”的功力尽显。庄园别墅与从都国际论坛、庄园酒店、高尔夫球场、含氡温泉SPA、从都博物馆等一起,让从都化身为其他庄园都难以对标的独特存在。

这也怪不得,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来到“从都”时,称赞这里是“广州的安纳伯格庄园”。而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更是直言:“我造访过世界各国,也见到过许多美丽的地方,但从都,是我见过的最绝妙的地方之一。”文/林广